连队那缕缕的麦香

Posted by

傍晚,我去哥哥家接女儿,穿过一片沙枣林后,柏油路两边都是农田,刚下过雨,空气特别凉爽,风轻轻吹拂着。我闻到了风里带来浓浓麦香,还掺着几丝青草芬芳……七月,正是麦收时节。

连队那缕缕的麦香

父母离去以后,我很少再经过这条路,已多几分生疏,路两旁种着小麦和玉米,团场条田规划很整齐,碧绿的玉米和金黄的小麦把田野轮廓描绘得更加清晰。路上行人很少,没有车辆,我慢慢走,漫无边际遐想。

今年天气不比往常。这不,刚送走看似柔美沉静、骨子里透着冷洌的春天还没走远,一个满面炙热、内心狂野的夏天又翩然而至。人们感觉刚刚脱下棉衣,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五颜六色的风衣、夹克衫、运动服,长袖T恤,阳光就已经灼热刺目,迅速增高的气温迫的人们纷纷换上了短袖、短裙,有心气浮躁的小年轻老早就穿上了短裤,踢拉着人字拖在团部夜市和广场上纳凉闲逛。

路旁有块麦地已收获,低低的麦茬地里,有几个人跟在平板车后装运打草机卷出的方块草垛,还有几个人蹲在田头抽烟说话,是揣测刚收回场院的小麦单产?还是讨论再种什么品种?也许明早这块地就会犁完耙平,等候复播青贮玉米,这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了。

多情的春风总是喜欢撩拨着田野里的树木、庄稼,得意的甚至有些个忘乎所以,春风把自己的得意和张扬甩进了连队的田野,也把夏天原本不沉静的心撩拨的起起伏伏,于是,在目送春天渐行渐远的背影时,夏天也开始尽情释放自己酝酿已久的热情,这个夏天少了雷雨冰雹,却多了一种持续的干热,看吧,阳光炙热灼目,就在这春夏交替的日日夜夜里,看吧,看那一颗颗泛着金晃晃的麦粒,看那棉花也不能尽情舒展自己的肢体,一任春风的得意和夏日的张扬,连队田野间的树木、庄稼纷纷在清晨摇曳自己的身躯、抚慰自己的脸庞,在舒展中相互牵手相连,构成一个深厚丰硕的连队景象。

小时候,年年初春到麦田边掐苜蓿,拿回家妈妈细心挑拣出来用开水烫了凉拌,或加上鸡蛋包饺子;夏天每家都在较近田埂上种一行大豆或两排向日葵,用旧草帽和破衣服做成稻草人,驱赶成群的麻雀;玉米地农田四周按相同距离摆放糖浆盘,都是用老土碗和三根木棍捆扎的三脚架支起,用来捕捉蛾子;有的毛渠边还长着芦苇,端午前就有一些人采收宽宽的苇叶用来包粽子;麦熟时,连队果园就开始买杏子,熟透的杏子薄薄果皮中裹着甘甜的杏汁,那是儿时的最爱;瓜园也开始卖西瓜,那时瓜都不施化肥和催熟剂,西瓜的长度足有六十多公分,一家五口人一天也吃不完;麦收后的连队会组织学生拾麦子,地里撒满了学生,正午阳光火辣辣照射在麦田里,蛐蛐叫声此起彼伏,学生们一见到挑水的叔叔个个百米冲刺飞奔而去,一会儿就把叔叔和水桶围得严严实实,我吃着书包里妈妈给装的西红柿解渴,等到感觉凉风起时已是暮晚,我们将捡拾的麦子再背到连队的场院上……

7月的早晨,太阳升起,连队桥头的梧桐树就迫不及待撑起了大大的阴凉,从她的枝叶间透出来了多彩斑斓的阳光,这多彩斑斓的阳光灼热刺目,静静地洒在那金黄的麦上,洒在绿绿的棉株身上,在棉田拔草劳作的三民和媳妇感觉到太阳炙热灼目,感受到作物因了这灼热而水分蒸腾,整个田间就好比是一个大蒸笼,闷热,让人头不过气来,于是比往日早了一个多小时躲在树荫下纳凉闲聊,不时摇着手中的帽子做扇,亦或撩起衬衣的下摆擦拭脸上的汗水,希望通过这样能给自己带来一丝凉爽。

以后的十十几年里,有时看见连队上的老人和他们打招呼问候,他们还记得我,说时润了眼眸,我也是。

地里的活快忙完了,二勋在等着收麦。

过往里不经意的某天,象这样站在收获的麦田边,我看见岁月的背影,我看见旧事随风翻飞轻舞,吹散多少情怀?

这时间的阳光即便炙热,偶尔有一丝丝干热的风吹过,尔逊知道是因为地里的麦子,因了这阳光因了这风而丰满成熟,二勋已经在等待和期望中,那颗心因为收麦时节的来临而兴奋,二勋知道每一个播下麦种的职工都想着自己勤劳的汗水一定要收获这金黄沉甸的麦香。

眼前麦地和旁边玉米田整齐干净,收获产量远比以前高出许多,不远处连队已是崭新面貌,住宅区掩映在绿荫下,小时听妈妈说的那些盐碱地和地窝子杳无踪迹,一排排防风林也已伐掉新植几回,如今老人们一个个去了,还有我的父母都已长眠在西面的博士山上,和我年岁相仿的儿时玩伴也远在五湖四海,那麦地旁蹲着的几个人全是陌生面孔,都是90年代后从内地迁来落户吧。

高远的天空上,有几朵如絮的白云不慌不忙的在天空中飘浮。

似水流年,一个人的悲欢离合,多少人的一生岁月,就这样漂泊在时光的河流中。50年代初开垦这些戈壁荒滩时的情形,在我记忆中还有相传得来的印象,到我女儿长大,她还会知晓当时明月清霜么?三代人啊,六十年风霜岁月里的无怨付出和无私奉献,让绿色的憧憬——希望和幸福铺满这个边境小镇的每一寸土地。

临近正午时,二勋的麦子地里收割机轰鸣,开镰了!一缕缕麦香和着青草的特殊气息随着阵阵清风散溢在连队的各个角落,通常这样的清香会在连队流连多日,连队多少会有一些个喜庆气氛。连队麦收是很紧张的,夏日的风总在中午卷着灼热和骚动在连队田野游荡,这时的人们不由的就想起春风拂柳的和煦、秋风吹面的清凉,在地头守候收割机的二勋看着灼日下的麦地有蒸腾后的湿气在上扬,使得他看不清远去的收割机是否掉头,他扬起头看看远远的北面那静静的、白白的云朵,心里竟然会有一丝丝的盼,这天,真热。

金沙澳门官网下载app,生活是一个又一个七日,在不断重复中继续。光阴蓦然而逝,这一场命运的奔波,每每想起,总见虚幻与真实相叠。步履匆匆,岁月如风,唯有这些父辈们辛勤开垦出的土地,一年年无怨无悔甘心被收获,像这个季节低着头成熟的麦子,因为它们懂得付出和懂得爱。

二勋的目光停留在了夏天麦收这幅金灿灿的巨大画面上,可他的思绪象长了翅膀扑棱棱飞向了远远的连队,那里有可爱的女儿和贤美的妻子在等他回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